• 小事見真章

    來源:中國空軍網作者:朱夢圓編輯:歐冠豪責任編輯:牛銳利
    2018-06-27 10:40

    曾在作家馬伯庸的古董系小說里看過這樣一段話:“一個家族的傳承,就像是一件上好的古董。它歷經許多人的呵護與打磨,在漫長時光里悄無聲息地積淀。慢慢的,這傳承也如同古玩一樣,會裹著一層幽邃圓熟的包漿,沉靜溫潤,散發著古老的氣息。古董有形,傳承無質,它看不見,摸不到,卻滲到家族每一個后代的骨血中,成為家族成員之間的精神紐帶,甚至成為他們的性格乃至命運的一部分。”

    都說慈母嚴父,父親對我的嚴格要求,讓我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他的作風,特別是我開始練習寫作以后,他就把嚴謹細致的好作風一點一滴地灌注給我,在潤物細無聲中把好作風變成好家風。

    記得高一的暑假去敦煌旅游,回來后寫了一篇小散文準備投給《中國青年報》,在投遞前,爸爸發現我把鳴沙山的“鳴”字寫成了“嗚”,就很嚴肅的批評了我,一個錯別字,經過媒體的傳播就可能出現蝴蝶效應,特別是對于敦煌這樣的世界知名風景勝地,可能會造成惡劣影響。我很不耐煩,覺得老爸小題大做。滿臉的不服氣。眼看閨女不服氣,爸爸語重心長地給我講了他自己的“錯別字故事”。

    那一年,他剛到機關當宣傳干事,在撰寫艱苦奮斗教育宣講材料時,把“三過家門而不入”不小心寫成了“三過家門而不人”,在呈閱時受到領導的嚴厲批示:“如此作風怎能適應機關工作”,差點就把老爸退回原單位。從此,他每次寫文章或材料時都反復校對,并養成了凡事多問多看多想的習慣。

    爸爸的故事使我意識到,越往高級機關,對精確文字的要求就越高。而確保萬無一錯的基本功卻是需要自小培養。此后,我不但把錯別字當成敵人對待,還把消滅錯別字作為好作風來培養。硬是讓我從不把錯別字當回事的“馬大哈”修練成了一個“撤回小能手”。

    我上了大學,爸爸對我的要求也就更嚴了,以前的宏觀指導也變為了微觀的把控。為了做到隨到隨改,智能手機成了最好的工具,手機屏幕字小,爸爸就摘掉了近視眼鏡,把手機湊到眼前在微信的聊天小框框里一個字一個字的瞅,“得、地、的”這樣的字眼都不會放過。

    爸爸的嚴謹細致作風不僅使我的文字差錯率越來越低,也使自己練就了一雙火眼金睛。

    大三的時候我決定去新疆的喀什地區支教,教維吾爾族孩子們學習漢語,每次上課前我都細致的準備教案,課后認真訂正他們的作業。在這個過程中我發現孩子們經常會出現很多錯別字,一來是他們對字詞的意思不夠理解,常常“張冠李戴”,二來就是不認真,粗心大意,敷衍應付。為此,我把他們的錯詞錯字逐句逐字找出來,歸納總結原因,在課堂上反復進行講解,再造幾個簡單易懂的例句或編一個幽默詼諧的故事幫助加深理解,或與其它容易混淆的字詞做對比,讓孩子們一起來找不同。還給每個人買了一個“糾錯本”,讓把每次作業被圈出來的錯別字記下來訂正并造句。對他們每一次的作業我都打出不同的等級,寫上相應的批注,沒有錯別字、書寫認真的孩子會得到“你真棒”的獎勵。待到我支教結束時,孩子們不但錯別字少了,甚至做事也更加有模有樣了。期末聯考時看著班里的孩子從之前的全班不及格到過半的及格率,也算對得起臨行前老爸給我的囑托“姑娘啊,去了以后爸媽一個是希望你保持準軍人的作風,再一個是要平安健康,最后也是最重要的,就是要嚴謹細致,尤其是教書育人更要如此。”

    2017年,我穿上了空軍藍,從橄欖綠到空軍藍,從懵懂少年跌跌撞撞成長為一名軍校研究生。爸爸媽媽特地拉著我拍了一組全家福掛在墻上,“衣伐爭寸,鞋伐爭縫,做事要嚴謹,女孩子更不能丟三落四,粗枝大葉。做人必須循規蹈矩,要知進退。”這種嚴謹細致的家風傳承,歷經父親大半輩子的呵護與打磨,在漫長時光中悄無聲息地充實積淀,逐漸老去的父親沒有給我創造黃金白銀、別墅豪車等萬貫家財,但卻為我的軍旅之路鐫刻上“小事見真章”的人生信念,讓我受益終生。

    頁面加載中,請稍后…
    0/0

    南粤风采好彩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