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鞠躬盡瘁育英才

    ——記中國科學院院士、空軍軍醫大學教授鞠躬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魏 紋 王 煜編輯:歐冠豪責任編輯:牛銳利
    2018-06-19 08:16


    鞠躬在工作中。

    講臺上,一位滿頭銀發的老專家正介紹著他的一項研究成果——“脊髓挫傷的神經外科治療”。當視頻播放到一位全癱患者術后6個月自如地上下樓梯時,與會專家不約而同地起立鼓掌,向這位89歲高齡的老科學家表達敬意。

    這是去年年底,出現在“人工智能與醫學高峰論壇”現場的感人一幕。這位老專家,就是中國科學院院士、我國現代神經解剖學奠基人、空軍軍醫大學教授鞠躬。

    鞠躬本不姓鞠,父親給他起這個名字,是取鞠躬盡瘁之意,希望他能對國家、民族有所貢獻。少年鞠躬有一次在畫報上看到南京大屠殺的照片后,主動要求上前線打鬼子,父親對他說:“一個國家的國民沒有健康的體魄,是不可能擁有強大軍隊的。”

    1953年,鞠躬從湘雅醫學院畢業后走進軍營,成為原第四軍醫大學解剖學教研室的一名教員。

    解剖學,醫學中基礎的基礎。上世紀50年代初,學校辦學條件雖然艱苦,卻有很多珍貴的藏書。通過大量閱讀,鞠躬了解到神經解剖學領域還有許多空白。他認定,填補這些空白就是自己今生的事業。

    當時,教研室能算得上科研設備的只有一臺老式顯微鏡。沒有“槍”,沒有“炮”,鞠躬自己造。他和修配所的師傅們成了好朋友,師傅們允許他獨自使用鉆床和車床。經過不懈努力,他自制的十幾種土儀器在最初的科研探索中派上了大用場。

    中樞神經系有大量的神經元,形成復雜的三維連接網絡,要在顯微鏡下追蹤這些密如蛛網的纖維聯系,關鍵是染色方法。鞠躬經過反復試驗,在國內首先掌握了當時國際先進的染色方法,開展了一項實驗并發表了國內首篇論文。

    改革開放后,鞠躬雖已年近半百,但仍心無旁騖地投入科研攻關中。他創造了DAB染色新方法,論文在國際雜志發表后被引用上千次……

    當了近20年講師的鞠躬,1983年晉升為副教授,并被特批授予博士生導師資格。

    1986年,在美國費城大學醫學院作學術報告后,鞠躬參觀了該校博物館。當他見到那兩塊流落海外的“唐昭陵六駿”石刻時,心中的感受難以言表。這件事,使他更加堅定了科學報國的信念。

    國際學術界都接受哺乳動物腦下垂體受腦內的激素調劑的學說,但鞠躬發現腦下垂體還可以直接受神經纖維的調節。基于這一發現,鞠躬提出了垂體前葉受神經-體液雙重調節學說,不僅打破了國際上半個世紀以來的定論,而且為內分泌疾病病因及治療研究開辟了新方向。

    鞠躬的發現受到世界科學界的重視,應邀赴13個國家30所院校作了33次報告。他是國際頂尖《神經科學》雜志的第一位中國編委,曾應邀出席諾貝爾獎頒獎典禮……鞠躬這個名字,成為國際神經科學界的一張中國名片。

    1991年,鞠躬當選為中國科學院院士。有人說“這回到頂了”,他卻寫下“科學家的生命在于不斷地更上一層樓的追求”作為座右銘。

    脊髓損傷是戰場和軍事訓練中常見多發傷,輕者運動受限,重者截癱,歷來是各國軍事醫學研究的重點和難點課題。鞠躬經過多年潛心研究,設計了脊髓挫傷早期神經外科手術的方案和一套評級方法,取得了良好的療效。這項研究對戰創傷的治療具有極高的實用價值,也在國際上開創了脊髓挫傷神經外科手術治療的先河。

    鞠躬還有著超凡的世界眼光和敏銳洞察力。上世紀80年代,他意識到神經科學將向多學科綜合發展。在他的建議下,學校建立了國內醫學院校首個神經生物學教研室,并建成了國家重點學科、全軍研究所和重點實驗室。幾十年來,這里不僅收獲了有世界影響的科研成果,也為軍隊培養了一大批高層次醫學人才。

    多年來,鞠躬不僅帶出了67名博士,65名碩士,還有不計其數的本科生和各類學員……他告訴學生們“真理面前人人平等”。在研究生培養中,鞠躬鼓勵學生們對他布置的研究工作可以提出異議甚至批評,這樣的治學態度贏得了學生的尊敬和愛戴。

    軍隊專業技術重大貢獻獎、“八五”全軍后勤重大科技成果獎、原總后勤部科學技術一代名師、何梁何利科學技術獎、原第四軍醫大學首屆教學終身成就獎……面對諸多榮譽,鞠躬對自己的評價卻是:“無偉業,點燃一支燭光而已。”

    (圖片由作者提供)

    頁面加載中,請稍后…
    0/0

    南粤风采好彩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