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想你時,你卻在那茫茫沙漠里

    來源:中國空軍網作者:張晗編輯:劉軍毅 李衛民責任編輯:牛銳利
    2016-12-27 09:57

    沙漠本是個極荒涼之處,可一旦下起雪來,又在瞬間換了個天地。

    多年前,那個飄著雪花的周末午后,我決定帶兒子去外面撒撒野。我帶兒子從只有兩戶人家的家屬院來到外環,說是外環不過是沿著核心區修的一圈公路。出了大門便是白茫茫一眼望不到邊際的戈壁。遠處的大青山黑白相間,遠看過去像一頭頭弓著脊背的猛獸要沖向更遠的大漠。

    剛學會走路的兒子,看著漫天飛舞的雪花興奮的手舞足蹈,不小心摔倒在地大聲哭起來,那可愛的樣子逗著我只想笑。

    兒子哭得認真又嘹亮,直到一只瘦弱的小狗從不遠處搖搖擺擺走近他,哭聲停了。小狗尖尖的耳朵直挺挺立著,細小的尾巴搖來搖去,就是叫聲顯得柔弱。伸出小手去摸小狗的頭,小狗也伸出舌頭舔他的手,幾秒鐘前還在哭嚎的小家伙發出咯咯的笑聲。本想讓兒子學會堅強幾米外觀看的我閃電般跑道兒子跟前,驅趕走了這個危險的不速之客。天生有潔癖的我怎么能容忍狗親吻我兒子,誰知道它有沒有打疫苗,誰知道它會不會咬我兒子,這荒郊野外的,哪兒來的狗啊?

    戈壁上的一切都被白雪掩埋,一堆堆干枯的駱駝刺上落滿了雪花,就像一樹樹潔白怒放的梨花,朵朵妖嬈、層層疊疊、錯落有致。一片片雪花自由飛舞,盡情地在空中旋轉過后輕輕落下,覆蓋在每一顆沙礫上,落滿雪花的圓石頭老遠看上去,就像一蓬蓬盛放的大蘑菇。在雪地里走走停停,比起往日枯黃風沙這是另一番景象。萬物因了這雪花,熙熙攘攘,熱鬧非凡。這白色精靈給這冷寂的大漠增添了朦朧的空靈之意,也似乎過濾掉心底的灰塵,心跟著素雅空靈起來。

    美是美,天是冷得徹骨,哈口氣睫毛立刻結了霜,走得緩些手腳就凍得的笨拙。兒子似乎一點兒也不覺得冷,不時用小手接著空中飄灑的雪花,開心的歡呼著,每每接著都會打一個激動的冷戰。眼看著落入掌心的雪花瞬間消失了,也許兒子感覺雪花是在跟他變魔術、躲貓貓,努力尋找著消失的小雪花。雪花是什么味道呢?于是他張大嘴巴讓雪花落入口中,被冰涼的雪花激得咯咯大笑。不能再玩兒了,否則這荒野要多一大一小兩個雪人了。回來路上遇見駱駝一家,駝鈴悠揚,大大方方和我們對視。成群黝黑的烏鴉哀怨的交談,一會兒落在路旁光禿禿的白楊樹杈上,一會兒在空中盤旋而上,七零八落在這潔白的世界里,猶如一幅的水墨畫。這烏鴉可能算這里唯一的飛行物了。回來的路上,隱隱約約感覺到,好像有什么東西跟著我們,風大雪密也許是視覺誤差沒太在意。

    頁面加載中,請稍后…
    0/0

    南粤风采好彩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