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东北老航校与日本教官

    来源:中国空军网编辑:欧冠豪责任编辑:牛锐利
    2016-06-12 16:19

    2001年6月4日,一架日本航空公司的班机徐徐降落在北京首都国际机场。舱门打开,16位年逾古稀的日本老人在工作人员的引导下,慢步走下飞机,踏上了他们阔别半个多世纪的第二故乡——中国。

    他们是应邀前来参加中国东北老航校建校55周年纪念活动的。

    在中国空军的历?#39134;希?#19981;能不提及东北老航校,她是中国空军成长的摇篮。而在东北老航校的创建历?#39134;希?#20063;不能不提及为之倾洒热血甚至献出生命的300余名日本友人。

    惊人之举:让日军战俘当教官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在中国境内的日军部队顿时像无头苍蝇,惶惶不可终日。日本关东军第二航空军团第四练成大队约200多人,被困在一个叫上汤的小山村,在这里他们遇到了共产党的军队。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他们的命运由此而改变。

    此?#20445;?#22312;沈阳东北人民自治军总司令部,中共东北局书记彭真和自治军参谋长伍修权等都已是几天几夜没合眼了。中共中央作出决定,要在东北创建一所航空学校。然而,他们想得最多的是航校的教员问题,如果没有教官,办航校就是一句空话。

    这?#20445;?#21496;令部报告,在沈阳以东发现了一支日军,组织得很好,全都有武器。据侦察,这正是日军第二航空军团第四练成大队,其中有许多资深的飞行员和教官。

    东北人民自治军指挥员们眼前一亮:“我们搞空军有条件了!”

    当夜,东北人民自治军的一支精锐骑兵队,闪电般地向这支日军部队包抄过去。

    在我军的强大压力下,?#26144;ち置?#19968;郎率领部属交出了全部武器。让他们感到吃惊的是,上缴武器是在一种宽松、友好的气氛中完成的。

    回到村子的时候,一队武装整齐的自治军战士走过来和他们握手。后来他们才理解,这就是自治军的对敌政策:放下武器,接受改造,就是朋友。

    然而更多令他们吃惊的事情接踵而来。知道日本人?#19981;凍源?#31859;,村里的农民代表扛来了一袋袋稻谷,还送来了蔬菜和小鸡。?#32622;?#19968;郎和他的部属都被震动了。此前,处在日本统治时期的中国东北,老百姓?#28304;?#31859;就是“经济犯?#20445;?#36731;则挨打,重则丧命。这些稻?#20219;?#30097;都是农民留下的?#23616;幀?

    过了两三天,?#32622;?#19968;郎和10名代表受到了我军驻凤凰城某部司令部的热情接待。

    一个多月没吃过一顿像样的?#20849;?#20102;,他们敞开肚皮喝酒、吃菜,饱餐了一顿。?#32622;?#19968;郎一边吃菜一边和某部吴政委攀谈起来:“我们不知道何时才能回到日本,总是这样给你们添麻烦,我们也过意不去,是不是找点适当的工作给我们做,我们能干活,自食其力,修路可以,下井挖煤也?#23567;!?/p>

    吴政委问:“你们究?#25925;?#20160;么部队呢?”

    ?#32622;?#19968;郎回答:“有飞行员、机械师,还有飞行部队必需的?#38469;?#20154;员,人员齐备。”

    吴政委?#25104;下?#20986;?#21496;?#21916;的笑容。

    ?#25945;?#21518;,?#32622;?#19968;郎和10名代表来到了沈阳。在东北人民自治军总司令部里,?#32622;?#19968;郎被请进一间指挥室里。在一张大写字台前,坐着3位衣着简朴的高级将领。

    “我们想请你们协助我们建立一支空军!”东北局书记彭真直截了当地对?#32622;?#19968;郎说。

    ?#32622;?#19968;郎吃了一惊:“可是,我们都是战俘!”他审慎地说道,面带难色。

    “这一点,请不要顾虑!”坐在一旁的伍修权说。

    “我们完全相信你!”彭真一副大将风度,落地有声。

    ?#32622;?#19968;郎深受感动,?#29677;А?#22320;一下站了起来:“?#28909;还?#20891;如此信任我,我决不退缩,将竭尽全力,只是……”

    彭真看出他有为难之处,便说道:“有?#25991;?#22788;,还请大胆讲!”

    “我有几个条件!”

    “请讲!”

    “作为飞行教官有下达命令的权力,这一点在俘虏和胜利者之间很难做到! ”彭真马上回答:“给你这个权力,我们能够做到。”

    “还?#26657;?#25945;官和学生之间,学生必须绝对服从,没有这一点就无法教学!”

    彭真和伍修权相互看了一眼,点了点头。

    彭真又说:“这是没有问题的,你的条件都是理所当然的,如果担任我们的飞行教员,那就要有教员的权利和待遇。”

    “那好吧,我同意来?#20445;?#25105;?#37096;梢运?#26381;我的人帮助你们。”

    彭真一听十分高兴地说:“我们共产党人会和你们很好地合作的,我们会建立一支强大的空军的。”

    接?#29275;?#20237;修权又和?#32622;?#19968;郎谈了一些具体问题。经过一番真诚的磋商,彼此间的?#26143;?#36317;离也缩小了。?#32622;?#19968;郎看到伍修权身上佩带的一枝小?#38378;?#29649;的勃朗宁?#26234;梗?#24515;头忽然闪起一个念头。鼓起勇气说:“将军阁下,?#19968;?#26377;个小小的请示。”

    “请说好了!”伍修权很有礼貌地说。他早已注意到?#32622;?#19968;郎久久地注视着他的勃朗宁?#26234;?#20102;。

    “我很想,请将军把您的这枝?#26234;?#36192;给我,也许,我能够更好地说服我的同事们……”说完,?#32622;?#19968;郎的脸红了,他也知道,作为一个战俘,这个要求好像有点过分了。

    不料,伍修权哈哈一笑,向他走过来,用手拍了拍?#32622;?#19968;郎的肩膀,兴?#34383;?#21187;地说:“今天我们谈得很好,?#20197;?#36175;你的态度坦率,有诚意合作。为了表示?#38405;?#30340;诚意,我十分高兴地把我的这枝?#26234;?#36865;给你做个纪念!”说?#29275;?#20237;修权?#21451;?#38388;解下这枝枪,递到?#32622;?#19968;郎的?#31181;校?#25509;着说:“要知道,这是一枝非常珍贵的有纪念意义的?#26234;梗?#23427;伴随着我参加了二万五千里长征……”

    ?#32622;?#19968;郎被深深地感动了,他一动不动地看着伍修权的眼睛,他看到了真诚的友爱。这件事给?#32622;?#19968;?#38378;?#19979;了不可磨灭的印象,共产党人的坦荡真诚使他深深折服了。

    回到上?#26469;澹置?#19968;郎把所有的官兵召集起来,宣布了航空队协助八路军培训飞行人员建立空军的事,让大家讨论。?#32622;?#19968;郎原先的信心是不足的,因为他们过去对共产?#22330;?#20154;民军队的警惕心理根深蒂固,不可能在几天之内?#22242;?#36716;过来。可是,让他感到意外的是,希望参加自治军协助创建空军的人却占了大多数。?#32622;?#19968;?#19978;耄?#38500;了热爱飞?#26657;?#26356;主要的应该是感受到了共产党的魅力吧。

    就这样,日本关东军第二航空军团第四练成大队,计20名飞行员、24名机械师、72名机械员以及其他各类地面保障人员近200人成了我党我军创建第一所航空学校的重要帮手。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是从解放区转送来的投诚和被我军俘虏的日籍航空人员。他们都被八路军和睦的官兵关系、与人民群众情同手足以及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精神所感动,主动要求参加东北老航校的创建工作,奉献?#32422;?#30340;本领。

    页面加载?#26657;?#35831;稍后…
    0/0

    南粤风采好彩1走势图
  • 平博体育网址 彩经网欢乐生肖 极速时时开奖75秒 河南国税app官方下载 皇都彩票平台合法吗 赛车pk拾开奖直播扑克开奖 分分彩如何平刷 网投电玩 四川金7宝app官方下载 赛车开奖视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