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每個連隊都有這樣一只軍犬,它知道的秘密比你還多

    來源:中國空軍網作者:韓冬編輯:劉軍毅發布時間:2016-05-06 15:32

    這日子我不知道還能堅持多久,他們走的時候,不遠處的山包上還鋪著一層白蒙蒙的雪,附近村子里偶爾還能傳來陣陣爆竹聲,我的盆子里還留著好幾塊大骨頭。那是他們,哦不,是我們春節會餐時候剩下的,那些骨頭我整整啃了十來天,直到他們走的時候還沒啃完。

    他們走了有多久?我概略算了算,怎么也得有4個多月了吧,按說該回來了。往年他們也會出去,頂多也就兩三個月。今年時間格外長,可想而知這段時間我是怎么熬過來的。

    要說吃喝,我是從來不缺,留守的兩個新兵蛋子每天都會給我送吃的,魚啊,肉啊,蛋啊,什么的,偶爾還會給我帶幾根火腿腸。住的也算湊合,一個廢棄的兵器庫房就是我的棲身場所,面前是寬闊的陣地,背后是低矮的山丘,風吹不著,雨淋不著,還圖什么呢?

    可只要其他人不在,我就不痛快,用他們的話說,我是他們最好的朋友,確切的說是最好的戰友。我需要他們的陪伴,我想看到他們每天在我面前的陣地上訓練的場面,一個個迷彩的身影在兵器上竄上竄下,他們喊著嘹亮的號子,做著整齊而協調的動作。我總想加入他們,但每當這時,他們就會把我鎖起來,即便如此,我也仿佛置身他們當中,我的爪子拍打在水泥地上“啪啪”作響,我會拖拽著鐵鏈打著圈圈,我會和著他們的號子發出聲聲低吼。能與他們一起訓練,我感到很興奮!

    要問他們干什么去了,我不是不知道,那些場面偶爾也會模模糊糊出現在我的記憶里。那還得從我的身世說起。8年前,我出生在西北的一戶牧民家里,沒有擔憂,沒有夢想,無憂無慮地吃奶,無憂無慮地睡覺。有一天牧民用摩托車載著我到了很遠的地方,那也是我第一次看到外面的世界,昏黃一片,除了沙礫,就是了無生機的草稞,看了就感覺窒息。

    還來不及嫌棄周圍的風景,牧民就把我賣給了兩個穿迷彩服、作戰靴的家伙,因為牧民告訴他們說我是當地特有的品種,所以幸得兩個兵寵愛。他們把我藏在了一輛車的后艙里,熱是熱了點,可每天都會定點給我送飯,替我清理屎尿。我經常看到他們的迷彩服上浸著汗液,掛著白汪汪的汗漬,也就是從那時起,我開始喜歡聞他們汗水的酸臭味,喜歡上了這群穿迷彩的家伙。

    不過,有時我也挺同情他們的。車艙一角有一個通風口,每天我都能從通風口望見他們的“不幸遭遇”。早上,他們從一排綠色的“刀切饅頭”里出來,他們管那東西叫帳篷,有時刮起沙塵暴,他們就會躲起來,直到帳篷鼓脹著肚皮搖搖晃晃,他們又會沖出來,把周圍的繩子拉緊,在帳篷周圍壓上石塊、木塊。沒風的時候,他們會分成小組圍著不同的車爬上爬下,有時也會頂著烈日在車上搭設迷彩網,很多個晚上,他們還會打著燈光,聚在一起對著圖紙指指畫畫。

    直到有一天,幾個像玉米棒子一樣的大家伙噴著火舌沖上云天,那聲音把車艙震顫地直晃,我嚇得四腿發抖。當我再次戰戰兢兢地望向外面時,他們已經不知道從哪跑了出來,有的在哭,有的在笑,有的抱在一起。

    這群人,真是奇怪。

    那是我第一次見他們發射“玉米棒子”,當然也是最后一次。往后的每一年,他們都會殘忍地棄我而去。我朝他們狂吠,讓他們帶上我,這群家伙居然興奮地朝我擺手,真是過分!

    埋怨歸埋怨,他們走后,我就該責無旁貸地履行一條軍犬的職責了。

    軍犬是狗,也是兵。我的任務是警衛執勤,可不要簡單地理解為給部隊看家護院,我的任務相當“高大上”。告訴你個秘密,我面前的庫房里藏著幾十枚形狀像玉米棒子似的東西,他們叫它導彈,除此之外,還有很多輛涂著迷彩,奇形怪狀的車,每次訓練,他們都圍在一輛車周圍,指揮員嘴里叼著哨子,手上做著奇怪的手勢,其他人把“玉米棒子”裝上卸下的。怎么樣,聽著是不是很帶勁,很霸氣。

    每天訓練完,他們踏著夕陽,唱著軍歌帶下陣地后,我就該履行我的守衛職責了。和我一同參與警戒的還有兩個哨兵,他們一般待在半山腰上的崗樓里,因為那里面有一種會叫的東西,后來知道,那東西叫電話。很多時候,哨兵也會走近來同我聊天,我一般會臥在他們身旁,順便讓他們幫我梳理梳理毛發,靜靜地聽著他們說說心里話。

    從他們嘴里,我知道了很多不為人知的“秘密”。



    【責任編輯:牛銳利】

    網友評論

    主辦:解放軍報社空軍分社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關于我們 | 轉載申請 | 在線投稿 | 聯系我們 | 站點地圖
    京ICP備11009437號 公安網備11009437號  法律顧問:北京榮德律師事務所
    Copyright ? 2012-2013 by www.6112665.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刊登的新聞信息和專題專欄資料,均為中國空軍網版權所有,未經協議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南粤风采好彩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