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每个连队都有这样一只军犬,它知道的秘密比你还多

    来源:中国空军网作者:韩冬编辑:刘军毅发布时间:2016-05-06 15:32

    这日子我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他们走的时候,不远处的山包上还铺着一层白蒙蒙的雪,附近村子里偶尔还能传来阵阵爆竹声,我的盆子里还留着好几块大骨头。那是他们,哦不,是我们春节会餐时候剩下的,那些骨头我整整啃了十来天,直到他们走的时候还没啃完。

    他们走了有多久?我概略算了算,怎么也得有4个多月了吧,按说?#27809;?#26469;了。往年他们?#19981;?#20986;去,顶多也就两三个月。今年时间格外长,?#19978;?#32780;知这段时间我是怎么熬过来的。

    要说吃喝,我是从来不缺,留守的两个新兵蛋子每天都会给我送吃的,鱼啊,肉啊,蛋啊,什么的,偶尔还会给我带几根火腿肠。住的也算凑合,一个废弃的兵器库房就是我的栖身场所,面前是宽阔的阵地,背后是低矮的山丘,风吹不着,雨淋不着,还图什么呢?

    可只要其他人不在,我就不痛快,用他们的话说,我是他们最好的朋友,确切的说是最好的战?#36873;?#25105;需要他们的陪伴,我想看到他们每天在我面前的阵地上训练的场面,一个个迷彩的身影在兵器上窜上窜下,他们喊着嘹亮的号子,做着整齐而协调的动作。我总想加入他们,但每当这时,他们就会把我锁起来,即便如此,我也仿佛?#33945;?#20182;们当中,我的爪子拍打在水泥地上“啪啪”作响,?#19968;?#25302;拽着铁链打着圈圈,?#19968;?#21644;着他们的号子发出声声低吼。能与他们一起训练,我感到很兴奋!

    要问他们干什么去了,我不是不知道,那些场面偶尔?#19981;?#27169;模糊糊出现在我的记忆里。那还?#20040;?#25105;的身世说起。8年前,?#39029;?#29983;在西北的一户牧民家里,没有担忧,没有梦想,无忧无虑地吃奶,无忧无虑地睡觉。有一天牧民用摩托车载着我到了很远的地方,那也是我第一次看到外面的世界,昏黄一片,除了沙砾,就是了无生机的草稞,看了就感觉窒息。

    还来不及嫌弃周围的风景,牧民就把我卖给了两个穿迷彩服、作战靴的?#19968;錚?#22240;为牧民告诉他们说我是当地特有的品种,所以幸得两个兵宠爱。他们把我藏在了一辆车的后舱里,热是热了点,可每天都会定点给我?#22836;梗?#26367;我清理屎尿。我经常看到他们的迷彩服上浸着汗液,挂着白汪汪的汗渍,也就是从那时起,我开始?#19981;?#38395;他们汗水的酸臭味,?#19981;?#19978;了这群穿迷彩的?#19968;鎩?/p>

    ?#36824;?#26377;时我?#39184;?#21516;情他们的。车舱一角有一个通风口,每天我都能从通风口望见他们的“不?#20197;?#36935;”。早上,他们从一排绿色的“刀?#26032;?#22836;”里出来,他们管那东西叫帐篷,有时刮起沙尘暴,他们就会躲起来,直到帐篷鼓胀着肚皮摇摇?#20301;危?#20182;们?#21482;?#20914;出来,把周围的绳子拉紧,在帐篷周围压上石块、木块。没风的时候,他们会分成小组围着不同的车爬上爬下,有时?#19981;?#39030;着烈日在车上搭设迷彩网,很多个晚上,他们还会打着灯光,聚在一起对着图纸指指画画。

    直到有一天,几个像玉米棒子一样的大?#19968;?#21943;着火舌冲上?#38138;歟?#37027;声音把车舱震颤地直晃,我吓得四腿发抖。当我再次战战兢兢地望向外面时,他们已经不知道从哪跑了出来,有的在哭,有的在笑,有的抱在一起。

    这?#21917;耍?#30495;是奇怪。

    那是我第一次见他们发射“玉米棒子”,?#27604;?#20063;是最后一次。往后的每一年,他们都会残忍地弃我而去。?#39029;?#20182;们狂吠,让他们带上我,这群?#19968;?#23621;然兴奋地朝我摆手,真是过分!

    埋怨归埋怨,他们走后,我就该责无?#28304;?#22320;履行一条军犬的职责了。

    军犬是狗,也是兵。我的任务是警卫执勤,可不要简单地理解为给部队看?#19968;?#38498;,我的任务相当“高大上”。告诉你个秘密,我面前的库房里藏着几十枚形状像玉米棒子似的东西,他们叫它导弹,除此之外,还有很多?#23601;?#30528;迷?#21097;?#22855;形怪状的?#25285;?#27599;次训练,他们都围在一辆车周围,指挥员嘴里叼着哨子,手上做着奇怪的手势,其他人?#36873;?#29577;米棒子”装上卸下的。怎么样,听着是不是很带劲,很?#20113;?/p>

    每天训练完,他们踏着夕阳,唱着军歌带下阵地后,我就该履行我的守卫职责了。和我一同参与警戒的还有两个哨兵,他们一般待在半山腰上的岗楼里,因为那里面有一?#21482;?#21483;的东西,后来知道,那东西叫电?#21834;?#24456;多时候,哨兵?#19981;?#36208;近来同我聊天,我一般会卧在他们身旁,顺便让他们帮我梳理梳理毛发,静静地听着他们说说心里?#21834;?/p>

    从他们嘴里,我知道了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责任编辑?#21495;?#38160;利】

    网友评论

    主办:解放军报社空军分社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转载申请 | 在线投稿 | 联系我们 | 站点地图
    京ICP备11009437号 公安网备11009437号  法律顾?#21097;?#21271;京荣德律师事务所
    Copyright ? 2012-2013 by www.6112665.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刊登的新闻信息和专题专栏资料,均为中国空军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南粤风采好彩1走势图
  • 算算21点 西班牙人中国老板 舞线闯关 3d杀码彩经网 捕鱼大富翁ios版去哪下载 宝贝财神试玩 明日之后手游 全北现代李东国改名 黑龙江p62走势图大全 组六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