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黃“班長”:飛機的守護神

    來源:中國空軍網作者:陳名琳 段藝強編輯:歐冠豪發布時間:2016-03-18 15:31

    “01,06呼叫,5號機窩發現可疑情況。”那是去年底一個凌晨1時許,對講機里突然傳來崗哨的呼叫聲,連長牟昶安一下子從睡夢中驚醒,一骨碌從床上爬起來,穿上衣服沖出宿舍。在膠東半島初冬時節寒冷的夜色中,借著微亮的月光,跨上自行車急匆匆趕往5號機窩。

    “哦,是它啊!”誰知到了機窩一看,才發現是虛驚一場,原來是軍犬“大黃”班長在站崗,這也讓牟連長一路懸著的一顆心終于放下了。


    忠犬大黃就是飛機的守護神。

    說起場站警衛連的這個“大黃”班長,它長得濃眉大眼,身材健碩,從小就來到警衛連,一呆就是十幾年,陪伴了一批又一批新兵,送走了一批又一批老兵。為了守護戰鷹安全,無論刮風下雨,還是烈日暴雪,它好像永遠都不知道疲倦,一直堅持出滿勤,從沒有休息過一天。

    “大黃”班長在警衛連可是個人人喜愛的“寶貝”,十幾年來兢兢業業,嚴格遵守上崗紀律,從沒有一次遲崗漏崗,警衛連保持19年先進連隊的榮譽,可以說也有它很大的功勞。

    如今隨著年齡的增長,“大黃”班長的身體每況愈下,尤其是最近得了場大病,脖子上長了一個腫瘤,由內向外潰爛,甚至連醫生也無能為力。現在,警衛連的每一名官兵都很為它擔心,每天都為它擦拭傷口,但仍不見好轉。好在患難見真情,看到“大黃”班長累病了,最要好的小伙伴“小黑”便主動上崗,為的是想讓它好好休息一下。然而,“大黃”卻不領情。這大概是站十幾年的崗習慣了,突然間一下子不讓它上崗,還真是有點不適應。又或許是感到身體不行了,再想多看幾眼自己守護了十幾年的飛機,所以一到該上崗的時間,“大黃”班長說什么也要去,就連鐵柵欄都攔不住它。


    大黃和它的兒子堅守在機翼下。(左邊為大黃,右邊為大黃的兒子八戒)

    一天上午,“大黃”班長又悄悄來到崗上。以往它總是在休息室旁棚子下的陰涼處蹲著,但這次卻徑直來到停機坪的飛機機翼下臥了下來,兩眼直勾勾地盯著飛機,一動不動。這時,它的兒子“八戒”跑了過來,看著父親的傷口,發出一陣哀嚎。那聲音凄慘、哀怨、歇斯底里,仿佛在責怪父親,卻又帶著幾分心疼。它用自己的舌頭舔舐著父親的傷口,邊舔邊嗚咽。而“大黃”班長似乎已經麻木了,根本不管兒子的親昵舉動,只是長時間地盯著飛機,竟看得官兵們都落淚了。大家也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都有些不忍心,想讓它回去休息。

    “我們一定得把它弄回去!”就在大家齊心協力準備將“大黃”班長強行拉走的時候,它忽然低沉地嗯嗚、嗯嗚地吼了幾聲,緊接著眼睛里流下了幾滴淚水,仿佛是在哀求朝夕相處的戰友們:“就讓我再看一眼吧!”大家也明顯感覺到它在用力掙扎想留下,但還是硬被帶了回去。

    “咦,‘大黃’班長這又跑到哪兒去了?”剛一轉眼工夫它又不見了。不過大家也很快發現,它還是回到了機場,還是在那架飛機的機翼下,還是用同樣的姿勢望著飛機,眼睛里依舊含著淚水,官兵們都顯得既無奈,又難過。最后,還是連長略帶哽咽地說:“就由它去吧!”


    大黃兒子為大黃舔傷口。

    盡管歲月不饒人、傷病折磨人,但“大黃”班長依舊拖著傷病的身體每天堅守崗位,無怨無悔地當好飛機的“守護神”,風雨無阻。不過,大家也都明顯地感覺到它在日漸消瘦,體力亦不如以前了。夕陽西下,金黃色的光芒灑滿整個機場,“大黃”班長瘦弱的影子也越拉越長,直至眼前模糊,見此情景真讓人有些傷感。

    “真希望它能多活幾年……”官兵們都說,如果有一天“大黃”班長離世了,就干脆把它埋葬在機窩下面,這樣可以讓它一直守護著飛機,并且再給它立一個碑,碑文就寫“神犬‘大黃’”,它肯定會很高興的。



    【責任編輯:牛銳利】

    網友評論

    主辦:解放軍報社空軍分社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關于我們 | 轉載申請 | 在線投稿 | 聯系我們 | 站點地圖
    京ICP備11009437號 公安網備11009437號  法律顧問:北京榮德律師事務所
    Copyright ? 2012-2013 by www.6112665.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刊登的新聞信息和專題專欄資料,均為中國空軍網版權所有,未經協議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南粤风采好彩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