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忠誠繪就最閃亮的飛行軌跡

    來源:中國空軍網 作者:任春玉 發布時間:2015-06-18 08:28:28 編輯:歐冠豪
    您已瀏覽完所有圖片
    開國元勛方子翼。
    1946年9月1日,“八路軍總部航空隊”(原“新疆航空隊”)全體人員與在新疆監獄中黨的領導人馬明方、張子意、方志純等于延安合影。(后排右二為方子翼,圖片掃描于方子翼回憶錄《雪山?草地?藍天》插圖)
    方子翼飛行裝照片。他苦練精飛,是第一位駕機飛上藍天的紅軍飛行員。
    1949年11月,在中國人民解放軍第3驅逐航空學校任校長,與蘇聯顧問杜洛夫研究工作。(圖片掃描于方子翼回憶錄《雪山?草地?藍天》插圖)
    1950年6月,空軍第三驅逐航校機械速成班學員畢業考試。左第3人為校長方子翼。中間4人為蘇聯教官。(圖片掃描于方子翼回憶錄《雪山?草地?藍天》插圖)
     1950年11月30日,空軍第4殲擊師首任領導人在遼陽合影。(圖片掃描于方子翼回憶錄《雪山?草地?藍天》插圖)
    1950年12月2日,朱德總司令在空4師赴朝參戰前講話。(圖片掃描于方子翼回憶錄《雪山?草地?藍天》插圖)
    1951年,中國人民志愿軍空軍第四殲擊師召開慶功大會,方子翼師長做總結報告。(圖片掃描于方子翼回憶錄《雪山?草地?藍天》插圖)
    艱難困苦,他始終丹心向黨,歲月更迭,他唯守忠誠一生。
    方子翼一生恪守“仰不愧天,俯不怍人”信仰。
    方子翼書法。
    離休后,方子翼依然心系國防,被駐地聘為國防教育輔導員。
    方子翼積極發揮余熱,參加《中國航空史》第二版編審會議。
    汶川大地震后,方子翼積極交納“特殊黨費”。
    方子翼和老戰友們參加抗戰勝利60周年歌詠大會。

    用忠誠繪就最閃亮的飛行軌跡

    ——追憶開國少將、原空軍學院顧問方子翼

    他4過雪山草地,14歲就加入了中國共產黨;他苦練精飛,是第一位駕機飛上藍天的紅軍飛行員;他辦航校建部隊,劉亞樓夸他是難得的藍天將才;他舞劍蒼穹,所帶部隊獲得毛主席嘉勉;他清廉寡欲,一生恪守“仰不愧天,俯不怍人”信仰……他叫方子翼,開國少將、原空軍學院顧問。艱難困苦,他始終丹心向黨,歲月更迭,他唯守忠誠一生。

    結緣飛行,竟因陳云對他“發脾氣”

    紅軍準備組建第一支航空隊時,方子翼有幸成為遴選的20名航空學員對象之一。然而他卻向組織提出“不想學飛行”,原因是“自己文化低,知識貧乏,怕學不好,完不成任務,耽誤黨的大事”。

    陳云得知這一消息后,發了脾氣:“作為一個青年科長、政工人員,不帶頭做模范服從組織,反而帶頭不服從分配,這是無組織無紀律的行為。什么誤事不誤事,這是誤大事;什么文化低不低,你方科長讀過5年私塾,文化是最高的,我不但不準你再說不干,而且還要你親自動員說服那些不干的人聽從組織分配,否則考慮你的處分!”

    看到中央代表都發脾氣了,方子翼感到有些慚愧,他反思自己:既然黨組織決定讓自己學習航空技術,那就必須服從,要克服一切困難,努力攻關。不能因文化低的阻力就退縮,要更加堅強起來。自己隨部隊經過數年的槍林彈雨,千山萬水,洶涌澎湃的黃河,四過雪山草地,在巍峨的祁連山和曠野的青海大草原里40天斷糧都闖過來了,一個“飛行技術”就把自己擋住了嗎?不能,絕對不能,要抬起頭來,勇于面對。別人能學會,自己也一定能學會,而且還要學精。想通了這些,方子翼迅速轉變思想,加入到飛行班學習飛行。

    方子翼生來有股子倔脾氣,他認準的事,就一定要做到最好。文化程度低,就買來書籍自己先學一步,把壓力變成動力;時間緊,就早起晚睡擠時間,加班加點,刻苦鉆研;訓練少,就珍惜每一個起落、每一次飛行機會,苦練精飛……他甚至還將自己的名字改為“方雁鋒”,立志將來成為飛行員的“領頭雁”,以此激勵自己。

    就這樣,經過艱辛的航空理論學習、前緊后松的初教飛行訓練、大起大落的中教飛行訓練、高度緊張的高教飛行訓練,方子翼也由一名地面政工干部,成長為一名搏擊長空的藍天雄鷹,從此與飛行結下了不解之緣。

    坎坷飛行路,而赤膽忠誠從未改變

    學會了飛行,然而方子翼的飛天之路卻充滿了坎坷。因新疆督辦盛世才投向國民黨,1942年5月,他和戰友們被趕出了新疆航空隊,并被捕入獄,從此開始了四年的囹圄斗爭。在獄中,方子翼和戰友們從未間斷過抗爭。

    為了保證航空隊被調出去后不至于松散,獄中黨組織特別為航空隊準備了一個“預備支部”,方子翼被選為支部書記,帶領大家堅定信仰,堅持抗爭不屈服。與此同時,他們也不忘復習航空理論,憧憬著早日進入十月革命的故鄉進行深造,提高飛行技術,在條件允許時駕著飛機回國,參加抗日斗爭。

    就這樣,在極端艱苦的環境里,不論是刑訊誘供,還是百般刁難,方子翼和戰友們始終堅定著至死不變的信仰,百折不撓的鋼鐵意志,不為敵人的嚴刑拷打、威脅利誘所屈服和動搖。他們許下誓言,要永遠為黨的革命事業不懈斗爭,甘愿流盡最后一滴血。后來,經過黨的多方營救,他們才獲得無條件集體釋放,最終勝利返回延安,受到毛主席、朱總司令的親自歡迎。

    1946年8月29日,八路軍總司令朱德在王家坪召開會議,宣布成立“八路軍總部航空隊”。朱總司令介紹了成立航空隊的必要性及如何進行恢復性訓練后,任命方子翼擔任“八路軍總部航空隊”的隊長,嚴鎮擔任政治指導員,航空隊的下屬組織和干部,由航空隊領導自行確定安排。會后,朱總司令在八路軍總司令部設宴,慶賀“八路軍總部航空隊”成立,如此,方子翼又重新回到了飛行隊伍。

    方子翼熱愛飛行的程度可以用“癡迷”來形容,為全面掌握和提高飛行技術,他曾兩辭大隊政委職務。1947年10月下旬,恢復戰斗機飛行訓練后,組織上任命他為第一飛行大隊政委。在他看來,練精飛行技術是第一要務。由于當時航校的飛行技術還全部掌握在外國人和非共產黨人的手里,真正共產黨人還無一人全面掌握航校的飛機。航空技術受制于人,方子翼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他想突破這個狀態,把飛行技術從外人手上奪回來。為此,他向組織請辭大隊政委職務,航校吳政委聽了方子翼的想法后,表示可以理解,將他安排到飛行科長的崗位上。如此一來,他不僅把航校的6種飛機全部飛了起來,還兼著飛行主任教員,教了一大批飛行學員,心里別提多高興了。

    1948年冬,因飛行一大隊政委離任,航校再一次任命方子翼為大隊政委,這一次他服從命令到任。然而任職不久,隨著航校飛機種類的增多,方子翼心里又起了波動,于是又連續寫報告希望辭去政委職務,表達自己真心實意想集中精力把航校的飛機全部飛起來的想法。航校副政委薛少卿了解后,對他說:“沒見過你這樣的‘技術迷’,那好,你就在一大隊當教育主任吧。”回到自己夢寐以求的飛行崗位,方子翼就上午帶學員,下午進行美式飛機換改裝訓練,很快就全面掌握了航校的飛行技術,成就了飛天“全能手”的夢想。

    振翅飛行,劉亞樓心中難得的藍天將才

    在方子翼的飛行生涯中有一個人不得不提,那就是空軍第一任司令員劉亞樓。在劉司令員心中,方子翼是一位難得的藍天將才,曾多次把開拓性及復雜性的棘手任務交他完成,并親自面授機宜。

    在東北航校恢復飛行技術時,有航校領導認為方子翼他們“年齡大、文化低,四年牢獄把所學的飛行技術全忘光了”,不準備安排他們恢復飛行訓練。然而時任東總參謀長的劉亞樓卻認為,八路軍總部航空隊的飛行員,是經過長征、戰爭、監獄考驗的紅軍干部,年齡不大,文化不低,并且是中央軍委和八路軍總部專門派來航校恢復技術,準備必要時駕機作戰,航校應當首先安排他們恢復飛行訓練。正因為有了劉亞樓的支持,讓方子翼和他的戰友們才實現了日思夜盼重上藍天的夢想。

    1949年初,方子翼從當時的《嫩江日報》上看到中共中央政治局1949年1月8日發表的《目前形勢及黨在1949年的任務》的決議中指出:“……1949年及1950年應該組建一支能夠使用的空軍……”他的心情十分激動,興奮了將近一周。更讓他沒想的是,不久后,組織讓他到濟南籌建第3驅逐航校并擔任校長。

    1949年11月5日晚上,劉亞樓司令員與他談話,不僅從辦航校的總體情況、建校方針、教學質量等五個方面具體問題進行了詳細說明,還對他個人提出了六點要求:要勤勞,不要懶惰;要細致,不要粗糙;要嚴格,不要松懈;要靈活,不要呆板;要民主,不要專斷;要謙虛,不要驕傲。每一個問題都講得全面深刻,既交工作又教方法,既嚴肅認真又細致入微。這次談話,足足談了兩個多小時,令方子翼既感動又振奮。有了劉司令員手把手的幫教,方子翼也甘當“事務主義者”,選營區、接物資、接人員……事無巨細親力親為。上至研究航校建設的大政方針,下至討論購置各種教學器具。繁重的工作,讓他幾乎無一秒鐘閑暇,無一次按時吃飯睡覺,雖然饑疲至極,但為了熱愛的飛行,卻始終精神百倍,渾身是勁。從選址籌建到如期開學,僅僅用25天時間就建起了一所航空學校,這在世界航空史上是空前的,也是絕無僅有的。

    在創建5航校任務完成后,劉司令員又在一年內先后將組建空11團、籌建第三驅逐旅、組建空四師等重要任務交給方子翼。每次任務前,劉司令員都會向方子翼面授機宜,可見在劉司令員心中對方子翼是多么信任。而方子翼也沒有辜負劉司令員的信任,將每個任務都圓滿完成,展現了他過人的才華。

    礪劍飛行,朝鮮戰場建奇功獲毛主席嘉勉

    1950年11月7日,劉亞樓司令員視察空四師改編和戰備情況。在聽了方子翼和時任政委李世安的匯報后,正式向他們面諭了空四師準備赴朝參戰的任務。這是一項光榮而艱巨的任務,方子翼隨即對全師進行動員,號召全體官兵集中全力加強技術訓練,做好戰斗準備,隨時聽領出動,爭取首戰勝利!

    11月8日,劉司令員安排方子翼到安東前方指揮所學習指揮空軍作戰。他十分珍惜“空戰現場”的學習機會,迅速掌握了空戰工作和指揮程序及方法。入朝作戰命令正式下達后,按照工作分工,方子翼去安東領導實戰鍛煉。由于部隊剛剛組建不到兩個月,飛行員的技術水平、部隊的戰術水平基本都在“零位”。在任務緊急的情況下,方子翼帶領部隊采取“邊打邊建”、“邊打邊訓”、“以戰代訓”的方式,虛心向友軍學習,勇敢與強敵交戰,積累經驗,提高自己。在他的指揮下,擔負第一批實戰鍛煉任務的28大隊,10天之內單獨打三仗,擊落擊傷敵機3架。1951年1月21日,大隊長李漢首殲敵機,中國空軍作戰首戰告捷,既實現了“堅決打好第一仗”的誓言,又實現了劉司令員提出的“揭開空戰之迷”,還完成了劉司令關于建設空軍“過第三關”的任務。

    空四師在抗美援朝空戰實踐中,不僅打破了美國空軍不可戰勝的神話,而且也證明了“在實戰中鍛煉,在戰斗中成長”的方針十分正確。在接下來的空戰中,部隊越戰越勇,捷報頻傳。毛主席在看了空軍呈報的空四師戰報后,欣然命筆嘉勉:“空四師奮勇作戰,甚好甚慰!”毛主席的嘉勉,極大地鼓舞了部隊戰斗意志。

    在抗美援朝期間,空四師參戰部隊戰斗出動4200架次,空戰920架次,共擊落擊傷美機88架,涌現出了眾多英模人物,也因此獲得了“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第一師”的殊榮。

    方老的夫人趙巖阿姨曾說過,“方子翼一生癡迷飛行事業。他從1938年21歲月開始學飛行,到1984年67歲離休,為國家的航空事業和空軍建設奮斗了近50個春秋;即使離休之后,也依然牽掛著航空事業和空軍建設。每當在新聞媒體上看到我國航空工業有了新發展時,總是興奮不已,期盼著中國空軍能夠越來越強大。”

    方老離休后,積極發揮自身余熱,被聘為駐地國防教育基地的國防教育輔導員,經常為部隊、學校作革命傳統教育報告。更令人敬佩的是,他克服手頭無資料、身邊無助手、嚴重的視力障礙等困難,幾乎全憑大腦驚人的記憶和一只視力僅有0.3的右眼,歷經8年艱難寫作,硬是一筆一劃、一字一句地將他的經歷寫成文字,出版了27萬字的回憶錄《雪山?草地?藍天》,用純樸的語言讓人們知道人民軍隊是怎么來的,人民空軍是怎么來的,今天的幸福是怎么來的……為后來人留下了珍貴的史料,讓紅色基因得以薪火相傳。

    如今,戰場的硝煙已遠離我們,方老也懷著未竟的心愿離開了我們。他用飛行表達自己對黨的無限忠誠,他用飛行表達內心對國家的熱愛,也用飛行成就了他精彩、亮麗的人生。(任春玉)

    主辦:解放軍報社空軍分社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關于我們 | 轉載申請 | 在線投稿 | 聯系我們 | 站點地圖
    京ICP備11009437號 公安網備11009437號  法律顧問:北京榮德律師事務所
    Copyright ? 2012-2013 by www.6112665.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刊登的新聞信息和專題專欄資料,均為中國空軍網版權所有,未經協議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南粤风采好彩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