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戈壁毛道雷達站,這里不只一棵樹!

    來源:中國空軍網作者:張碧秀編輯:高立英發布時間:2015-05-14 09:28

    這次跟旅機關下基層進行季度軍事訓練檢查考核,我終于來到了傳說中的蘭空雷達某旅戈壁毛道雷達站。在戈壁灘,有不少地方都叫“毛道”,它意思是——有一棵大樹的地方,這可能是居住在這荒蕪的地方的人美好的愿望吧。

    短暫的時光,我在這里看到的每一個人,走的每一步路,都值得銘記。透過這些樸素的照片,我想告訴你們這里的故事。讓你們看到戈壁雷達站一雙雙單純執著的雙眼,看到值班室24小時不斷敲擊鍵盤的雙手,看到那條土路上奔跑的背影,看到直刺天空的白楊,聽到揚著沙塵的足球場上爽朗的笑聲,然后知道——這里不只一棵大樹。

    對雷達站的第一印象就是遠。從距離最近的縣城坐車趕過去,在顛簸的戈壁灘上走了4個小時才到。而這個雷達站,既是旅里空情任務最重的連隊之一,也是最艱苦的連隊之一。

    戈壁灘,沿途荒涼,到雷達站更甚。雷達站的官兵從戈壁灘上撿回來彩色的石頭,認認真真地擺了“毛道”兩個字。毛道就是他們的家。

    門口的路也都是連隊的官兵自己修整的,唯一一條通向省道的土路,一年要修整很多次,因為一下雨,就被水沖掉了。我們來的前兩天,路剛剛被雨沖掉,大家還沒來得及修整。過幾天,他們還得費一番工夫。

    官兵們節假日外出都需要徒步到公路盡頭等車,偶爾運氣好的時候會遇上牧民搭他們一程。多年的軍民共建,雷達站官兵與駐地牧民早已親如“一家人”。牧民生病著急時,只要雷達站知道了,衛生員都會及時為他們送藥看病。這個傳統快堅持40年了。

    那條土路是進出的要道,也是他們的跑道。戰士從這里出發,又從這里歸來。平時體能訓練,院子里沒有場地,雷達站長沈瑞君就安排連隊惟一的解放卡車把大家拉到5公里或10公里以外的地方放下,再跟著車跑回來。跑不回來就只能錯過飯點,所以所有人總是拼命往回跑。也因此有了毛道語錄——戈壁灘上本沒有路,跑的人多了,也就有了路了!

    指導員趙晶晶說,這方法太“簡單粗暴”,訓練也要寓訓于樂嘛。有一天他琢磨著給連隊整個足球場,就在連隊門口的空地上。剛開始大家還不太愿意,大熱的天,誰都不太想動,可最后還是被指導員給“忽悠”去了。大家撿了空地上的石頭圍了場地,三級軍士長何永宇帶著蔣常軍、王永祥、周討紅幾個老兵,用廢舊的水管焊了兩個球門,足球場就這么建成了。

    簡單的球場上有好多石頭和玻璃,但最后還是成了官兵們最喜歡的地方。基本上每個月他們都要組織一場足球聯賽,陣勢一點不輸世界杯。別看小站小,足球隊有好幾個,什么“沙漠迷彩”、“毛道颶風”、“戈壁群狼”,還有一個居然叫“收隊”。我們一行人都沒琢磨明白為什么叫“收隊”,站長說他也不明白,收隊就收隊吧,開心就好嘛!我默默地撿那些碎石頭和玻璃,想著他們在球場上飛奔的樣子,笑的眼角濕了。

    毛道還有一個老傳統是種樹。說起來,那棵傳說中的大樹我并未得見。自在36公里外見到過幾棵樹之后,再見樹,就是到了這里——院子里竟有這么多樹!白楊、槐樹、榆樹……一共有大概200棵。

    許多樹是雷達技師代仁濤帶人種下的。他以前是毛道的站長,從自己的前任站長程樹祥手里把種樹的傳統接了下來。

    他說毛道要留下人,就一定要有好的環境,要種樹,戈壁才有希望。當年,他一共種下了217棵,費盡心力,才讓大部分存活了。老代本應該休假的,可是聽說要種樹,就趕回來了。老站長程樹祥也早已轉業到地方,可是還老打電話問起毛道,也不問別的,就問問兄弟們咋樣了,毛道的樹咋樣了。

    說起老代還有個故事。有一年他休假回家,來訪的客人逗他三歲的女兒,“爸爸在哪里呀?”老代滿心疼愛的地看著女兒,等著她來抱自己,可是女兒卻指了墻上的照片,“在那里!”多年以后老代和我聊起此事,眼里仍然滿是心痛。我還聽說他資助了靈武的一個小姑娘上學,問起這事,他只說小姑娘不能因為家里條件不好就不上學啊!沒有豪言壯語,似乎那就是他本該做的事情。

    我見到新調來的技師盧小勇時,他才剛到任不到24小時。把樹買回來,是他為毛道做的第一件事;種下一棵樹,是他進了毛道的門,老站長帶他做的第一件事。

    我說給樹起個名字吧,盧小勇讓我幫他想想。第二天早上剛好下了一場雨,戈壁灘難得下場雨,同行的參謀王俊輝說就叫“逢雨”吧。盧小勇卻說他還要再想想,自己起一個。

    我也種了一棵槐樹。他們非要給我拍照片,算是留念。挑了一棵長得筆直漂亮的,老班長幫我扶著,我一鐵鍬一鐵鍬往里填羊糞和土,然后澆水,覺得自己在做一件大事。種上之后發現樹上都有小芽了,歡呼雀躍,它一定可以長得很好。后來聊起,一個叫胡錦超的戰士高興地告訴我,那坑是他挖的。

    我給我的樹起了名字——天蔚。希望戈壁的樹可以蔚然成蔭,希望戈壁的精神可以蔚然成風,希望我們守衛的藍天永遠蔚藍平靜。

    突然聽到一等鈴響,我趕緊跟著去看。他們飛快地奔上陣地。臺階有122階,很陡,但是他們跑上去要不了10秒。臺階兩旁的護欄是當時在站的戰士黎祖軍一點點焊的。

    已經是4月下旬了,陣地上風依然特別大,刮得我睜不開眼。戰士們晚上上陣地值班都要背一個行軍背囊,里頭裝著自己的被褥、大衣。若是冬天,我不敢想象。扎根邊疆以戈壁為家,獻身使命與雷達作伴,在崗一分鐘,戰斗六十秒,是雷達站所有官兵的承諾。

    “聽黨指揮、能打勝仗、作風優良”,站長和指導員帶著戰士們拉著尺子量好尺寸,用修路剩下的廢磚頭拼成了這幾個大字,然后刷上一層白漆。遠遠望去很耀眼。這樣的字還有很多,“大漠守邊關、戈壁鑄軍魂”,“沙場亮劍、舍我其誰”等等。當時在沙堆上擺好了“沙場亮劍、舍我其誰”幾個大字,指導員才發現它們中間太空了,大家左思右想,決定在中間拼上一把劍,拼出來一看,效果更好了。這是他們的陣地文化。

    干完活兒,大家在一起玩鬧。有人唱歌,有人吹哨,新來的貴州籍戰士李擂,聰明活潑愛耍寶,負責跳舞。舞蹈當然不專業,可這才逗趣啊!戰士們的家鄉遍布祖國各地,從千里之外到了這里,他們就是兄弟,他們就是一家人。

    一起戰斗,一起訓練,一起玩鬧,思鄉的愁緒能沖淡一些。近幾年還好,經過機關和地方的共同努力,打電話方便些了。以前連隊基本沒有信號,他們試驗了好久,才發現宿舍墻角一處地方有信號。在那里釘顆小釘子,信息編好了掛在上面等著它發出去。以前連隊有一部公用電話,周末的時候大家輪流給家人給朋友給遠方的愛人打電話,許多人手里還存著厚厚的一沓電話卡,他們說那是愛的見證。

    陣地上的這些水泥路,是兄弟們自己修的。2013年10月,本來計劃把工程包給施工隊,可是工人來了一天就不愿意了,嫌這里風沙大、干燥荒涼、沒吃沒喝,給他們高報酬都不留下。

    實在沒辦法了,站里召開支委會一合計,自己修吧。雷達站24小時擔負戰備值班,人又少,大家基本上都是輪班倒,那段時間,除了值班就是修路,大多數人也沒有修路經驗,就邊干邊琢磨。現在說起來那些辛苦,官兵們也就是哈哈一笑,“路修好了多好!”


    戰士們的家鄉遍布祖國各地,從千里之外到了這里,他們就是兄弟,他們就是一家人。

    我聽說這件事的時候,再碰到站長沈瑞君,他正在考核,趁他沒法躲,我拍下了這張照片,主要想拍他的臉。完了一看,“閃光燈也沒能救得了你這張臉啊!”他咧著一嘴大白牙笑,“你能不能不拿臉說事,反正我都有媳婦兒的人了,我怕啥!”

    嫂子是個小巧伶俐的溫柔姑娘,可漂亮。這幾天也剛好來隊。站里誰家兩口子有小矛盾啦,哪家的嫂子心里鬧不愉快啦,站長嫂子就去聊天說和,特別管用。羊年春節,在站長媳婦兒的帶動下,站里居然來了13個家屬,熱鬧的不行!

    “你咋追上的?”

    “那還用追嗎,她那樣的……”

    “我錄音了!”

    “你可別啊!”

    “繼續能啊!”

    “不了不了……”


    這是站長沈瑞君。趁他正在考核沒法躲,我拍下了這張照片。

    沈站長在毛道4年了,兩年多前我見他的時候,他還沒有這么黑。這位甘肅小伙兒,笑容干凈燦爛,敢想敢做。

    我沒見到指導員趙晶晶,站長說指導員前幾天剛休假回家。1月底,趙指導員從西安剛開完會,準備回連隊。就在這時在蘭州的妻子打電話告訴他,“三個月的兒子打疫苗休克了。”

    電話那頭一向溫柔善良的嫂子急壞了。她曾可以獨自來戈壁看望一年沒見的戀人;她曾可以擦干眼淚給剛新婚就因任務被召回的丈夫收拾行李;她曾可以自己一個人去產檢,一個人照顧父母公婆;可是這次,她無助極了。

    “你要么回家一趟陪孩子,要么回毛道去守著你的雷達,離婚!”一邊是深愛的妻兒,一邊是肩負責任的崗位,趙晶晶著急心痛,可還是回了連隊。妻子的電話近半個月沒打通。可媳婦到底通情達理,不久,兒子病好了,他們也和好了。

    站長還在說著什么,我轉身走開了,低著頭默默翻那本厚厚的光榮簿。我怕他看見我眼里強忍著的不能流出來的淚。我也是雷達兵,我跟他們有一樣的責任;我也是女兒,我跟他們有一樣的歉疚。我給趙晶晶打電話,說起這個事,他笑說,“嗨,咱們嘛,都這樣,你懂的。”對啊,我們都一樣,嫂子們也都是這么過來的,也將這么繼續過下去。因為她們,是軍人的妻!

    在那本已經很老舊卻保存完好的光榮簿上,記錄著建連至今的榮譽。空軍“硬骨頭六連式連隊”、蘭空基層建設先進單位,立功受獎無數……這是每一個來這里的人都要認真看的,也是新來毛道的戰士們首先要上的課。

    剎那間我似乎突然明白了為什么有魯政平這樣在戈壁灘待了19年的老班長,也突然明白了為什么有那么多人還是愿意在這里默默的付出。

    他們有一種“魂”,“偏居一隅、自強不息、身處一線、創造卓越”的魂;他們有“氣”,“士氣、勇氣、殺氣、骨氣、才氣、志氣、義氣、朝氣、正氣、銳氣”。所有戈壁毛道人一起守護著雷達站的榮譽,開拓著更美好的未來。

    我還是沒能在雷達站周圍看見那棵被傳說了許久的大樹,但是我看到了更多發生在堅守戈壁灘上最可愛的人故事。故事一直在傳說著,也一直在發生著。每天每刻。我在心里埋下了一棵樹的種子,它會生根發芽,茁壯成長。我相信他們是這樣,相信未來到這里的人們,也會這樣。而我種下的天蔚,它一定可以枝繁葉茂,毛道也一定會綠樹成蔭。(文:張碧秀 圖片:除署名外由雷達站提供)



    【責任編輯:牛銳利】

    網友評論

    主辦:解放軍報社空軍分社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關于我們 | 轉載申請 | 在線投稿 | 聯系我們 | 站點地圖
    京ICP備11009437號 公安網備11009437號  法律顧問:北京榮德律師事務所
    Copyright ? 2012-2013 by www.6112665.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刊登的新聞信息和專題專欄資料,均為中國空軍網版權所有,未經協議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南粤风采好彩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