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靜水有深流 雄筆生雷霆

    ——記空政文藝創作室創作員韓靜霆

    空軍明星來源:空軍報作者:本報記者劉曉偉薛海相發布時間:2012-12-13 15:32

    “今天是你的生日,我的中國

    清晨,我放飛一群白鴿

    ……”

    國慶節期間,記者見到了歌曲《今天是你的生日,中國》的詞作者、67歲的韓靜霆。談及這首歌,他的臉上依然蕩漾著赤子般的深情與自豪。入伍38年,剛從任職26年的空軍政治部文藝創作室主任崗位退下來的韓靜霆,在文藝創作道路上堅持德藝雙修,堅持弘揚主旋律,堅持立足軍營、服務人民,在文學、音樂、美術等多個藝術領域默默耕耘、苦苦追尋,創作了一個又一個無愧于時代的精品力作——

    小說《孫子大傳》、《凱旋在子夜》、《戰爭讓女人走開》蜚聲海內外;《南昌郊外的小道》、《黃河之子》、《來自汶川的報告》、《飛行相冊》等政治抒情詩別具一格;《黑土地》、《書生論劍》等散文入選《百年百人百篇經典》等多種經典選輯及大中學校教材;《和平之翼》、《遠的云,近的云》等話劇,成為激發空軍話劇舞臺活力的扛鼎之作。他策劃并任總撰稿的有文化部、央視歌舞春晚,香港、澳門回歸祖國慶祝演出等30余次大型演出。他作詞的歌曲《世紀春雨》、《梅花吟》、《男子漢去飛行》等傳唱大江南北、軍營內外。他曾多次舉辦畫展,畫作屢屢在國內外畫展中獲獎,有的則被作為禮物贈送給外國政要……

    走近他、傾聽他,可以發現他的人生經歷比他的作品更精彩。

    從“拉駱駝”到“藍天魂”

      

    小時候,韓靜霆撿過煤核、菜葉,賣過冰棍、打過零工。盡管家境窘困,但父親會民族樂器,還寫得一手好字,耳濡目染,使他打小就對繪畫和音樂充滿興趣。后來,他喜歡上了二胡,自學3年,為尋求名師指點,16歲時,他孤身來到長春。聽說吉林省藝專有個從中央廣播民族樂團下來,叫王恩承的老師,他直奔學校,沖過門衛的阻攔,忍受著師生的嘲笑,找到王老師:“您不教我,我就不走了!”看著眼前啜泣著的少年,王恩承的心軟了。

    隨后,一曲《拉駱駝》便成為韓靜霆拜師學藝的入門曲,得到王恩承老師肯定,并手把手地指導他……

    韓靜霆在藝術之路上的執著和付出得到了豐厚的回報:

    進京報考中央音樂學院,他一舉成為當年民族音樂系的狀元考生;

    有“中國的柴可夫斯基”之稱的張肖虎老師慧眼識才,指導他創作歌詞,一曲《葡萄歌》后,他的歌詞創作經典不斷;

    1976年,經作曲家羊鳴推薦,他調入空政文藝創作室。后經畫家韓不言引薦,拜齊白石的學生、齊派傳人許麟廬為師,開始了在中國寫意畫和書法上的突飛猛進。

    “我一路拜謁的,都是文學、音樂、美術領域的佼佼者。他們用大愛給我開啟了藝術之門”。大愛,渲染了韓靜霆藝術世界的底色;大愛,引領了韓靜霆藝術創作的方向;大愛,影響了韓靜霆文藝作品的品格。

    “長風吹云了無痕,壯士英名記憶新。數天空之閃閃星辰,注上心頭,是多少空軍英雄開天人,請萬朵紅霞作證,有多少藍天雄杰魂系長空,在云中矚望起飛線上之后人!”

    一篇526個字,卻追溯中國百年航空史,謳歌人民空軍60年戰斗歷程,鐫刻在“藍天魂”空軍英雄紀念墻上、出自韓靜霆之手卻沒有署名的碑文,道出了他對祖國、對人民,對人民空軍的無限熱愛。

    從偶然跨界到自我超越

    韓靜霆不但在文學創作上碩果累累,還在影視、戲劇、音樂、繪畫、書法、策劃等多個藝術門類中寄情寫意,且佳作迭出、聲名遠播。“創作領域博而雜,作品質量卻皆屬上乘。”熟悉韓靜霆的人都這樣評價他。

    起初,韓靜霆涉足一些藝術門類實屬偶然。他叩開文學創作之門就頗具戲劇性。當年,他報考音樂學院時,被騙子盯上。騙子告訴他,自己也來考試,有親戚在北京,跟他去有吃有住。年少的韓靜霆便一同前往。那騙子把他身上僅有的一點路費全騙走后,便不見了蹤影。后來,韓靜霆把這個故事寫成短文《二泉作證》,并很快發表出來,感動了很多讀者。

    或許,正是這樣的幾次偶然,在他心中催生了在文藝創作上多元發展的幼芽。但當他說出“各種藝術形式之間,如果沒有滲透的話,那將是藝術的貧血”這樣的話時,顯然已經表明了他多元、長線經營自己文藝創作的自覺和自信。

    有一年,《人民日報》副刊約他寫篇文章。稿子寫好后,他坐公共汽車去送,路上,心里還在想著稿子的事,忽然發覺有一處必須要改。于是便中途下車往回走。由于琢磨稿子入了迷,眼前的一條兩米多深的電纜溝他竟視而未見,一下掉了進去。

    除了“斯日長,斯夜長,燈光燭影映書窗,秉筆勤書情不倦,送走子夜迎旭陽”的勤勉之外,韓靜霆還有著特殊的“休息”方式。他說,手頭上經常是幾個活兒同時開展,他必須快速地從一方轉到另一方,而幾項工作間的相互切換就是一種“互為休息”。

    與他的“互為休息”理論相比,韓靜霆尋求自我超越的精神或許為他的創作能出手不凡起到了更大的作用。他在《自殘宣言》一文中寫道:

    “每回撕自己的畫,氣氛總是很悲愴的。都是在沒人的深夜我把自己關在小房子里,不要音樂,閉了電視,打開前一段時間保存下來的畫兒,沉吟一陣才開撕。說起來,這些畫兒當時畫完了,覺著還不錯的,時過境遷,再擺出來看,又覺得不上檔次了。狠狠心,咬咬牙,撕了拉倒。我常常是一邊撕一邊咕噥:‘雞肋,雞肋,棄之可惜,食之無味’,算是為‘自殘’找個理由,也是對畫兒們的哀悼。”

    敢于“撕碎”自己,能夠清晰地看到自己的弱項、瑕疵和失誤的人,必定催生一個新的自我。每一次藝術創作上的“自殘”無疑會有痛楚。但誰又能說不是這藝術追求上的痛楚,造就了很多藝術中的精品與不朽呢?

    從云南前線到南昌城運會

    “生活,惟有社會生活,能給我們筆下千軍萬馬;能使我們聰明,真實,有激情,有力量,有魅力;能使我們的藝術生命之樹長青”——因為始終保持著清醒頭腦,韓靜霆做到了與時代同呼吸、共成長。

    韓靜霆在大雪紛飛的北疆航空兵部隊當過機務兵,在天涯海角的某雷達站,感受過海島上濕漉漉的云。歌曲《晨風吹過機場的小道》,就是他在大連航空兵某部體驗生活時創作的。

    上世紀70年代末,南方邊境燃起戰火的第3天,他給妻子留下遺書:“子彈不長眼睛,如果我光榮了,趕快改嫁。給兒子買輛自行車。”隨后3次親赴戰場采訪。一次,他和一位戰友到金雞山溶洞指揮所,走在前面的韓靜霆剛進洞,后面就傳來了爆炸聲,慢他半步的戰友犧牲了。

    戰場上,烈士們的鮮血、精神、遺言,戰友們的犧牲、奉獻、堅韌,使韓靜霆更加堅定了一個信念——作為軍旅作家,要把自己的心和筆同中國當代軍人貼得近些、更近些。從戰場歸來的那個冬天,他在北京郊區的一間室溫只有4攝氏度的小平房里,一氣呵成地寫就了17萬字的軍旅小說——被譽為“戰地浪漫曲”的《凱旋在子夜》。

    韓靜霆說:“要使文藝作品具有氣韻之美,藝術家就要用心靈的太陽照亮自己的作品——因為只有保持住精神的高度和氣度,才能更高遠地反映生活、更深刻地探討人性。”

    他耗時兩年創作的42萬字長篇小說《孫子大傳》,僅手稿就重達11斤多。該書史蘊詩情、詩具史筆,贏得廣泛關注,香港、臺灣、韓國的一些出版社競相簽約出版,迄今共推出了7個版本。而韓靜霆覺得中華文化得以弘揚,比多少錢都重要,對作品在香港和臺灣的版權費分文未取。“藝術是我活著的理由,而名利則是浮云;搞藝術如果沒有情感,只剩下對金錢和虛名的追逐,那就完了。”

    10月16日至25日,全國第七屆城市運動會將在江西南昌舉辦。韓靜霆不顧自己做過心臟支架手術,欣然接受邀請,擔任運動會開幕式的總策劃和總撰稿,在江西大地遍訪紅色史跡,尋找創作靈感和素材。

    “作為軍隊文藝工作者,理應弘揚主旋律、永吹沖鋒號,自覺克服浮躁之氣、浮夸之風,在自覺錘煉文化品格、提升文化修養、開拓文化視野、創造藝術精品方面走在前列。”韓靜霆依然以一個戰士的姿態,奔跑在時代的最前沿。

    ?



    【責任編輯:李開強】

    網友評論

    主辦:解放軍報社空軍分社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關于我們 | 轉載申請 | 在線投稿 | 聯系我們 | 站點地圖
    京ICP備11009437號 公安網備11009437號  法律顧問:北京榮德律師事務所
    Copyright ? 2012-2013 by www.6112665.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刊登的新聞信息和專題專欄資料,均為中國空軍網版權所有,未經協議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南粤风采好彩1走势图